吴邪、张起灵の十年之约

By 长白小蘑菇
2015-12-3 16:56 小说 3,562 1 条评论 来自:PC 广东省深圳市
<a href='/Article/?25.html' title='上一篇:爱你爱到卑微的在尘埃里开出花'>爱你爱到卑微的在尘埃里开出花</a>

“如果你消失,至少我会发现。”

这话吴邪说得,张起灵信不得。因为那年他若没遇见你,或许还是古董店天真无邪小老板,开着金杯算着账,春风入面。他机敏的头脑不必辛苦在阴谋里求生,布局的智慧,用来下盘棋就成。或许有点遗憾活满26岁都没拉过大姑娘的手,但起码不用像那苦命的发小,台上戏不能演,台下戏要做足,虞姬的戏服脱下来,醋鱼也入味不入心。而现在他同你坐在沙漠帐篷外,探究地望着你的脸,想解开你身上的谜团。他还不知道,还不知道,被千头万绪缠住的,将会是他自己。

故事是这么开始的。

小老板风急火燎冲到三叔铺子楼下,发现金灿灿的龙脊背被个帽衫小哥抢了先。想捞金元宝的他从包里掏出鲁黄帛书照片。

“三叔三叔,你带我去下斗可好。”

三叔是让了步还是早预谋,反正吴邪就这么去了。水路赶到山东瓜子庙,阴森森的尸洞过得有些凄惶。白衣女鬼大尸鳖,摇晃的青铜铃铛能招来幻觉。那个帽衫小哥倒是厉害得紧,双指探洞宝血驱虫,沾了血的手指随便一指,千年鬼也跪了。他叫张起灵,吴邪当面喊小哥,闷油瓶的外号只敢在肚子里腹诽。
闷油瓶。

闷油瓶似乎把吴邪当豆腐看,事事都挡在他前面。别人触动了机关,张起灵差点扔匕首要了那人命,吴邪触动了机关,就纵跃两步挡在他身前护过去。旁人问张起灵为何偏对吴邪上心,得到的只有作者的解释。小三爷太柔弱偏又不想死,护他周全仿似分内事。就如孙悟空护着唐僧,故土在后西天在前,九九八十一难磨出情谊,信善爱留在大路里。

鲁王宫里征程才刚开始,小老板的心事还没那么多。最后的结局不过是大家一起围在玉俑边听小哥讲了个故事,看着他杀死活了三千年的铁面生,取了紫金匣和蛇眉铜鱼,小老板第一次听说长生术。开启这场冒险之前,爷爷的笔记不过是童话故事,鲁王宫之后似乎一切都没变,如果愿意吴邪还是小老板。除了,他认识了不老的张起灵,和一个胖子。

想做安静美男子的小老板总是被麻烦找上,开棺起尸开门倒霉已经成为他生活的标配。那天阿宁带着公司团队找上他,要他完成三叔没完成的事。吴邪硬着头皮出了海,在船上遇见胖子,竟然像遇见队友般心宽。同来的还有张教授,秃头大肚说话结巴,眼镜下带着副大学教授的傲慢,身手却似乎还不错。吴邪在鬼船上遇见鬼手,海猴子和禁婆,千钧一发时张教授解除了缩骨,人皮面具下是张起灵的脸。谈起二十年前的事有颇多猜测,三叔和小哥的话相互矛盾,应该和三叔比较亲,但吴邪相信张起灵。后来从迷宫般变幻莫测的墓道中炸出个口子,铁三角第一次单独聚餐。看到三人在那空无一人的鬼船上点火煮汤,我就想问小老板一句:鱼头火锅的味道比起西湖醋鱼如何?

我猜很好,我猜很好。后来再也没那么无忧无虑的时刻,虽然身处危险,但三人同在,踏实平静如处在风暴眼中心。后来小老板回了杭州,被发小叫去秦岭看见青铜神树,知道了物质化这种东西。再后来跟着陈皮阿四上了长白山,张起灵在青铜门口无声地对吴邪讲再见。那一刻的心情要怎么解释呢,你以为他从来不干不着调的事情,可是他像个傻逼一样跟着一堆兵马俑进了阴间。吴邪有点怕,有点蒙,但最后他觉得很孤独。张起灵的背影消失在门内的黑暗里,他的世界从来都不为自己所知。吴邪回了家,开始整顿小古董店,拨打着算盘试图算出一些盈余。楼外楼还开着,西湖水也碧绿,白娘子被压在雷锋塔下,扫地的许仙却已死得久了。如果不是收到发件人署名为张起灵的录像带,吴邪也许日日在西湖边做一名游客,可他收到了。于是拆了录像带找出地址和钥匙就马不停蹄地赶往格尔木,那几乎是一种本能。

格尔木的地下室里阴森可怖,有在水管上爬来爬去的禁婆,屋子中间的大棺材透着诡异。吴邪心里一慌摔进棺材里,一双手捂上他的嘴唇,挣扎中他听见小哥的声音。吴邪觉得自己被压得有点紧,他闻到张起灵身上麒麟血的药草味。他停了挣扎,想一直这样躺在对方怀中。事实证明如果周围有张起灵,刀山油锅也没什么可怕。那么就这样吧不要动,地下室和禁婆都不危险,让我尝试再离你近一点。如果这时候我吻上去会怎样?如果我吻上去……
大概最后我也只是空欢喜一场。

一只禁婆还不至于把闷王逼得躲进棺材里。吴邪不知道,张起灵那时其实只是想抱抱他。吴邪也不知道,那个送他去疗养院的车夫也是这位闷大爷。活了一百年从不插手别人事,你要闯刀山油锅那就让你去啊,为什么我还忍不住扮成路过保护你。那时候的心境,张起灵和吴邪都不懂。所处的局面太过复杂,然而有一些事情,已经在老九门和张汪两家的暗涌中,悄悄起了变化。

所以此刻,当吴邪和张起灵坐在格尔木的帐篷外,张起灵只是说,我的事情,你不要管。

不管不管我不管。有那么几个瞬间吴邪都想转头离开,即使和三叔或张起灵越行越远,至少压下自己的好奇心。至于张起灵要爬进陨玉,那就让他爬,吴邪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尽职尽责,守着被揭开的绳子等在陨石下。等个七天七夜尽了朋友情谊,以后天涯海角也都由得你。只是没想到张起灵会失忆。

于是事情从此起了变化。以前是吴邪到处找三叔,现在他不得不扮作三叔,以前吴邪苦苦追寻自己身上的秘密,现在最大的秘密成为了张起灵的故事。于是广西巴乃去了,密陀罗矿进了,潘子为护着小三爷死去,秘密一个个解开,而张起灵却说他要走了。

他严肃认真地向你道别,你带他吃醋鱼游西湖,才醒悟原来许多事都是第一次做。你追到二道白河,听见他让你回去,你泄了气掉头回去路上得了雪盲,黑暗里感到他从三十米高处跳下来救你。

我送你到门口吧,送最后一程。

然后你们一路无话走到雪山顶,你以为你已经了解他,但原来你还是不懂。你拍掉他肩上的雪花,听见他说起守门的故事,门里是什么是终极,终极是什么你却不知道。你只记得一点,原来他花十年去守这个破门,竟然是为了代替你。

他在一个早上离开了你们休息的山洞,食物和装备都给你留下。其实你累了你想休息了,但是从那开始你有了一个十年要等。于是你去了西藏听他在喇嘛庙的故事,看见他的雕像,心里就觉得安心。胖子是真哥们儿啊他仗义,陪着你去墨脱,喜马拉雅山下陪你挨枪子儿。然后你听见胖子跟你说,小哥说,如果你在西藏遇到三件事情,就让我交给你一样东西。

后来你一个人拼了很久。你不敢相信任何人,胖子小花黑眼镜,那些跟你出生入死的朋友。你不让自己有弱点,但道上人都知道你的弱点是谁,他们早知道了,在你收到那盘录像带的时候。后来你找到了爷爷留给你的狗,你服了很多蛇毒,通过储存在蛇体内的记忆读取闷油瓶的过去,像做梦一样经历着闷油瓶的青年时代。在记忆里你又会笑了,你又会吐槽,你恨恨地诅咒着闷油瓶提到的“门里”,说你现在跟朋友吃饭,就连卤水门腔都不要点。你在记忆里又回到了二十六岁,在那个人的身后你没了生死之虞。

可是醒后总要归去啊。

你从幻境中醒来。你拿跟你同样涉世未深的少年做你反攻汪家的实验,失败一次就在手心划一道口子。你抽烟毁了喉咙,头发掉光秃得像只卤蛋。你一直在自己手上划了十七道才找到对的少年,好巧不巧“起灵”也笔画十七。蛇毒毁了你的眼神,如今人人叫你吴疯子,没有人还记得小天真。有人问如果张起灵看到吴邪变成这样会不会心疼,作者沉默了,你也竖起耳朵来听。然后作者淡淡地说,张起灵没有情绪的。

张起灵没有情绪,你并不是不明白。后来你骑骆驼又回了墨脱,开始了你反攻汪家的第一步。上次来这儿的时候,你还被一堆假汪家人骗得团团转,现在它成了你唯一有信心能称作主场的地方,这要归功于那个在门里的人。所以你这几年的付出也并不是完全的瞎比了,不是吗。

你站在雪山上,等着你早就计划好的一刀,冰冷的刀尖划过喉咙,你捂着喉管翻下悬崖,想起多年之前长白山上,你的小哥从三十米高的崖上跳下来的情景。

玲珑骰子安红豆,入骨相思知不知?

而在一千公里之外的长白地底,有个沉默的年轻人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上一篇: 爱你爱到卑微的在尘埃里开出花
下一篇: 提高网站的搜索量有方法

1 条评论

我要评论

评论审核未开启 记住我的个人信息 回复后邮件通知我

您可能还喜欢这些:

图文

爱你爱到卑微的在

爱你爱到卑微的在尘埃里开出花

爱你爱到卑微的在尘埃

By 蓝色星空岛
2015-12-4 10:29:36 1604